3pn5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二百五十九章重逢-6fve8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浑身都是疼的,她只能感觉到疼痛,只是疼到了麻木,竟然也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疼了,她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上的砖头,她得活着出去,更要清清白白的出去。
秦北穆,南意棠在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她是这样的想念他,一直以来,秦北穆就是自己信仰一般的存在,因为有他在前方,她才会如此坚定的往前,她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恐惧过,除了失去他。
傾世紅顏:董鄂妃傳奇
现在,好像已经走到了绝境,南意棠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脑海里,唯有秦北穆的名字,只想着他。
“有血迹。”
那些人距离自己已经很近了,而且发现了她刚刚走过来的时候留下的血迹,现在,情况可谓是很糟糕了。
他们,好像要发现自己了,南意棠只能尽量的让自己贴着树,隐藏自己的存在。
看着危险一点点的靠近,南意棠几乎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一切似乎已成定局。
脚步声朝自己这边来了,越来越近,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露出了一双皮靴,南意棠咬着牙,站起身来,朝对方出击。
兄弟再混壹次
手腕被握住了,南意棠一个踉跄,那力道并不重,她直接被拉着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棠棠,是我。”
南意棠愕然的睁开眼睛,那张英俊的,让她魂牵梦萦的脸映入眼帘,她愣了一下,几乎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秦北穆?他回来了?
“怎么了?吓傻了?”秦北穆看着她的目光宠溺而又温柔,同时更是充满了心疼,“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秦北穆的手落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抚摸着她,触感是真实的,她不是在做梦。
“你,我终于找到你了。”南意棠红了眼眶,连日来的担忧的情绪瞬间累积爆发,她仔仔细细的看着秦北穆。
我曾爱你刻入骨髓
衣衫完整,脸上倒是有一道划伤的地方,但是并不严重,其他的看起来似乎都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炎武传说 南宫子墨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呢?多危险?”
秦北穆看到南意棠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脸色很不好。
“你怪我?”南意棠委屈又难过,“你还说着这个,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每天都要给我发消息,报平安,结果呢,都几天了,连个影子都没有。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南意棠一边说,一边掉眼泪,已然没有了刚才那种恨不得鱼死网破的冷漠和决绝,只是个委屈的小可怜。
“别哭了,我错了。宝贝儿。我们之前遇到了一拨人,通讯器全都被切断了,一直联系不到未免。这几天,一直都在让他们修补,还没修好。是我错了,可是,你怎么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呢?”
“你受伤了吗?”南意棠摸着秦北穆脸上的伤口,擦着眼泪,哽咽着问道,“我在家里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实在是害怕,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没有人来救你,怎么办呢?我在家里待不住,只能到这里来找,你答应过我不会出事的,怎么会耽搁这么久?还没有消息呢?”
“沈安斌太狡猾了,我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选择鱼死网破,想拉着我一起同归于尽,我好不容易带着弟兄们冲出来,但是我们的信号发射器被损坏了,没有信号,完全没办法跟外面的人联系,我也知道你担心,所以这些天一直在想办法修复。”
秦北穆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南意棠,真的找到这里来了,她一个女人,手无缚鸡之力,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他只是想想都觉得后怕,如果自己没有及时找到,南意棠被别人碰到的话,会发生什么?
“那后来呢?怎么样了?受伤受伤吗?”
“沈安斌现在下落不明,我希望他已经死在那场爆炸里了,但是现在还没有找到他的尸首,没有办法确定,我们打算对这边做一个清理,把剩下的那些逃跑的都抓住,我本来打算等把这边的都处理好,马上就回去的。我身上的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倒是你。”秦北穆从来没看到过南意棠如此狼狈的样子,身上的衣服因为掉下来的时候被树枝刮的破破烂烂的,脸上手上都是血痕,腿也在流血。
秦北穆心疼的不行,“你带了多少人来的,怎么弄成这样了?”
冰山公主pk冷酷少爷 悲伤泪蝶
“不是我一个人来的,但是和他们走散了。”南意棠的腿也疼的厉害,没有什么力气支撑,整个人的重心几乎都是靠在秦北穆的身上的。
末盲
“秦北越跟我一起来的,但是我们刚刚遇到了埋伏,碰到了不知道是哪边来的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刚刚是在找我吗?”
秦北穆都已经跟外面失去了联系了,又怎么会知道他出现在这里?刚才他们的搜寻,分明就是有目的的在找人,难道是已经知道她过来了吗?
“我捡到了这个东西,就猜到有可能是你过来了,所以顺着这一路找过来看一看。”秦北穆拎着一个包,那是刚才南意棠在那一片混乱中丢失的行李,里面还装着秦北穆的衣服,那件外套只有南意棠能够拿到,所以在看到的第一眼秦北穆就猜到很有可能是南意棠因为担心他找到了这里来,虽然困难重重,但是这的确是南意棠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一直联系不到你,我可吓死了。”南意棠搂着秦北穆的脖颈不放,也不管这里有没有别人了。
“你不知道我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也吓得半死,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的东西散落了一地,我就猜到你有可能是出事了,这一路找过来看到地上的血迹我的心都是悬着的。”
秦北穆抱着南意棠,简直不敢深想,如果,自己没有及时找到南意棠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南意棠一个人带着满身伤在这丛野里怎么能够生存?倘若碰到了别的居心不良的人有什么好歹,他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竟然让南意棠涉险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