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c4q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txt-626 擦肩而過的戰爭(求訂閱、求月票)-6xxia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嗙!”
办公区里。
两人穿着西装衬衫,打架姿势并不好看,有点像办公族扭打。
只见刘建明一手掰着鬼佬手腕,一个勾踢把鬼佬掀翻倒地,扯着鬼佬手腕吼道:“FUCK,YOU!”
“轰!”另外数名鬼佬冲进站团,扬起手臂,纷纷朝刘建明冲去。
他们不可能坐视同僚给人放倒!他们还有任务需要执行!
“砰!”突然,数个纸箱砸向鬼佬。
纸箱里装满文件夹,份量绝对够重,一下就把鬼佬砸退数步。
哗啦啦。
文件夹翻倒一地。
情报科警员们果断加入战团!
这时杨真,梁俊义三人把资料烧完。
他们抬起头,只见双方已经打成一团、资料烧没烧完好像都不重要了。
宮昧 沙穆
“干!”杨真、梁俊义三人咬咬牙,全部迈开步子,加入战团当中。
此刻,华人警员、政治部鬼佬。
虽然双方都经受过严格训练,甚至还有银笛毕业生、格斗冠军等角色…
輝煌戰歌
但是受限于西装制服、以及办公区环境……
再加上人马众多。
双方都无法展开搏击技巧,混战在一起场面十分凌乱,主要以撕扯、扭打、挥拳为主、其中还夹杂着撩阴、咬人、扯耳朵等操作,画面堪比街头斗殴、风度全无。
“啊啊啊啊!!!”情报科,林国平突然抄起一个板凳,扬起砸向,直接便把一名鬼佬砸的头破血流,倒地晕厥!
“你是会上军事法庭的!”王安淇收到对讲机里传来,有关政治部在情报科遭遇的阻拦,用手指向世楷胸口,瞪起眼睛,不甘心的道。
“战争里,上军事法庭的不是杀人犯,而是输家。”庄世楷目光平静,望着前方:“只有输家才要上军事法庭、赢家不用!”
真正的世界里,战争法庭审判的永远不是罪犯,而是失败者。
所谓的罪行、也许是荣誉!
失败即罪、胜则光荣。
世界不会听信失败者辩解,只会响应胜利者欢呼…
庄世楷西装干净,昂头俯视着对方:“情报科,你的人三残七伤,这边还要玩吗?”
“情报科用拳头,我们可以直接用枪。”
他耸耸肩膀,毫无怯意。
王安淇深吸口气,用手推开身前人影:“走,去外面做事。”
王安淇带着一队穿着西装的政治部警员越过众人之间,头也不回的一路走向对面长廊,脚步变得快速干脆。
庄世楷扭过头看他的身影笑道:“怎么不去情报科救伙计啦?”
“啧,行动副处长还亲自办案?是知道自己马仔不争气,要亲自出马啦?还是知道去情报科拿不到想要的东西,提前带兄弟们食夜宵啊?”
“下次食夜宵带我一个啊!”庄世楷抬起抓着对讲机的手,指向前方大声喊道。
災星相公
“哒哒哒。”王安淇加快步伐迅速离开,显然是受不住庄sir的冷嘲热讽,心率都快突破临界值了。
庄世楷则在收回目光的那一刻,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向曾向荣讲道:“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你给我盯死DCP!”
这次总署内部围绕着情报科一份证据而进行的冲突,明眼人都能看出是一战政治交锋的序幕…
只是序幕就对准庄系调查科警司“曾向荣”,证明风暴强度不会小,起码是场八号风球!
摆明王安琪布局很久,还有幕后势力支持,一定有更深远的后招。
这时曾向荣刚刚获得安全,心底其实有松出口气,可表面上他却还是非常严肃,满脸郑重的讲道:“yes,sir!”
这次事件他本来不可能会是政治交锋的牺牲品,成为敌军过河率先吃掉的“卒”子。
好在庄sir反应及时、撑他的态度果断,才成功保住他的位,没让他前途尽毁。
当然,庄世楷保住曾向荣也是为保住自己…
他拍拍曾向荣肩膀:“继续做事。”
“好好的审。”庄世楷目光又落到李光身上。
“走。”曾向荣打出一个手势,率先走进电梯,一帮调查科人马跟着走进电梯,其中两人还拖着李光。
星光的下壹站
只见李光神色颓丧跟死狗一样。
还是只给主人抛弃的死狗。
最好结局便是杀了煲顿狗肉汤。
随后,庄世楷手上夹着雪茄朝“机动部队”的伙计们摆摆手,PTU的蓝帽子们便放下枪械、立正敬礼,拍成队列撤退。
庄世楷再回到办公室内。
“庄sir,庄sir……”只见蔡元琪、周华标、卓景全等人都穿着白制服坐在沙发上,人手一杯咖啡站起身打招呼。
马军、袁浩云等人则回到各自部门,组织人手,时刻待命。
“和韩sir的会开完了?”庄世楷坐回办公椅上,看着手下警司一个个站到办公桌前,双手合十,抬起头问道。
蔡元琪和周华标等人去找韩sir开会,即是真的、也是假的。
要知道,他们可是一个个带着枪去和“一哥”汇报工作…
每一份风险、以及一枚子弹都是很真!
而韩sir和庄sir心里清楚,有些动作必须要做一下,否则演戏演的就太不走心。
蔡元琪等人则不知韩sir和庄sir的关系,把一切事情都当成真的,随时准备干一场“真”政变。
只是这场“政变”在各方都很克制的前提下,最终以两个部门的小冲突而告终,可谓是一场“擦肩而过”的战争。
“开完会了。”
“韩sir已经驱车前往港督府了。”蔡元琪代表众人讲道。
庄世楷微微颔首:“知道了。”
这时韩国理来到港督府门口,通过秘书希望面见港督,港督府秘书却告知他港督正在开会,令他有事情写成报告递交港督府秘书室。
这可是韩国理首次求见港督被拒,里面透露出的信息不能细想,仔细想想便令人毛骨悚然。
韩国理发现这场危机也是冲着他来!
“港督支持王安淇!”韩国理面若寒霜,拉开车门,转身离开。
码头。
抗日之雪 沧月傲
毒蛇炳穿着红色衬衫,双手插袋,望向夜色的海。
“毒品调查科。”
“总督察、关力!”
半小时后。
一个表情冷酷,留着寸头的男人在他面前:“认识我吗?”
关力穿着黑色西装,蹲下身子,把证件收好,重新放回西装内袋。
毒蛇炳双手给人反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苍白,瑟瑟发抖讲道:“认识,认识。”
看来关力在道上的名气还很大。
“您是缉毒之狼,关sir。”
毒蛇炳又说道。
十分钟前,他才独自前往码头接货,配合卖家的人,把多达一千公斤的海洛因装车运走。
艾若的紅樓生活
十分钟后,他便给人套上麻袋,运到一间偏远的民宅。
“缉毒之狼”则是道上毒贩给毒品调查科,大名鼎鼎关sir取的外号。
而这时十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毒品调查科警员们,有人手持铁棒,有人拎着手枪、也有人监视窗外。
他们分布在房间四周,把气氛变得非常压抑。
“认识就好。”关力轻啧的笑道:“这批货现在归我!两天后,你带着空车去和罗茂森交易。”
罗茂森是港岛最近新出头的毒枭,名气不算很大,不过运货非常大胆,每次都是上千公斤的货量。
有传言是四大家族之后,最出位的庄家!倪家等老牌毒枭倒对他没意见,甚至根本没把他放眼里,权当是小打小闹的,立一个靶子在前方挡枪也不错。
毒蛇炳便是替罗茂森接货的人,刚刚接来的一批货,马上要开去仓库藏起,等到两天后,秘密带去给罗茂森接管。
可他开着车还没走出环山公路两公里,便给提前埋伏好的调查科堵截,并且三下五除二迅速搞定,沦为阶下囚。
毒蛇炳听见关力的话,当场满头冷汗,吓一大跳:“阿sir?不是吧?你们毒品调查科不至于要吞货吧?”
作为一个小毒贩有什么事比被警察抓到还惨?有!那就是给警察抓到,警察去没带你回警署、而是带你去一间小黑屋!
这一刻,毒蛇炳感觉自己被卷入一场巨大阴谋当中,往前是死,往后也是死,根本就TMD没有活路!
而且关sir你缺钱去找毒枭合作不好吗?森哥不能满足你胃口、倪家可以啊,你慢慢细水长流,用得着带十几个兄弟就为黑一批一千公斤的货?十几个兄弟不要分钱啊!
“干不干?”关力却没有理他,只是叼着香烟,扯起他头发问道。
“不!”毒蛇炳摇摇头道:“你要吞货就吞、你要杀我就杀我!叫我开车空车去交易是怎么回事?”
“罗茂森有多狠,我想你是知的,你是在害我死!”毒蛇炳磨牙关讲道。
关力抽出胸口袋子里的一张照片,摆到毒蛇炳眼前问道:“罗茂森有多狠?比我还狠吗?”
照片上是个长相秀美、明眸皓齿的漂亮女孩。
“别动我妹妹!”毒蛇炳大声嘶吼,目露凶光,背着椅子一步站起身,想要上前撕咬关力的脖子,却给关力甩起手掌一巴掌打晕!
“庄sir要布的局!你一个小小毒贩也有资格反抗?”关力望着毒蛇炳嘴角溢血的倒地,脸上浮现前所未有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