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5rw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三十九章 形象包裝,節操擔當讀書-cyg66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东华变法夺回来的人道红利,迟早是要进入天庭统治下,形成良性循环。”
“契合人道战略,扩大天庭竞争潜力。”
師太,到朕碗裏來
伏羲大圣直击根本,“这是妖族能有希望胜过巫族的堂皇正道,可以说是‘大势’。”
“现在一部分的红利,已经流入到了婚姻关系,拼命撮合成双成对的伴侣,力争消灭单身群体。”
壹劍蕩群魔
“那下一步,就是鼓励生育了……开启多胎时代!”
“变法夺来的人道红利,将贴补到生育的领域中,围绕着多胎且优生展开。”
“这是大势。”
“只是……”
“大势这东西确定下来了不假,可在细节处理上,却有微妙之处。”
羲皇目光深沉,“像是执行人。”
“是啊!”白泽妖帅醒悟,“本来执行人毋庸置疑,是也只能是大司命——东华帝君。”
“唯有他清楚变法收拢的所有红利分配,能十二分的发挥出资源配置的效率。”
“但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给了帝俊插手进来的操作空间。”
“这就有了移花接木的可能。”
白泽认真推演,“天皇的子女出生,还是一窝,令妖族的天皇陛下心情舒畅,颁发旨意表示推己及人,可怜天下父母心。”
“于是乎,看在皇子、公主的份上,大赦天下……哦,不对,是给天底下所有有孩子的妖族子民发下一份红利。”
“而且,这份红利会随着皇子、公主的健康成长,源源不绝……在等到他们能处理政务的时候,将此事交付于其手中。”
“那时,红利分配,再提升一个台阶!”
“这一套操作下来,皇子和公主便有了巨大无比的声势人望……至少,忽悠七八成不晓得背后套路的妖族子民,对他们敬仰膜拜。”
白泽感慨一声,“有此声望,哪怕做不成实权的储君,但如果只是占个名义……天庭的大臣们,又能如何反驳呢?”
“然而很多时候,缺口都是这么打开的。”
“先有了名分,再争夺实际的权力……此谓之王道汤汤,堂皇正大!”
先名后权,是为王道;反过来,则是霸道。
帝皇之道,在于霸王兼得,自可纵横宇内。
女总裁爱上我(混迹在美女如云公司) 天堂羽
“人道苍生,这一局中便成了棋子……”白泽沉吟着,“他们大多只关注是谁直接发下的红利,而对谁才是创造出这份红利的存在,不甚在意。”
“伏羲你说的移花接木,倒也不算差。”
“这么一来,我对东华道友的性命安危,感觉更玄乎了呐……”
白泽叹息着摇头,而后略过此节,看了看伏羲,“太昊,你反应的倒挺快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摸索到帝俊可能的脉搏。”
“嗨!”伏羲莞尔一笑,“其实我不过是最近清闲了一些,关注的范围也因此广了一点点。”
“化身行走诸天,亲身涉入许多哪怕最渺小不过的人道演变,现场直播许许多多优秀神奇的操作,所以眼下反应就快了一丢丢。”
“比如说形象包装之流……一边本质上是操使资金的力量,压榨手底下员工,扭曲人性思想、社会思潮,嘴上不说,干的事情却不怎么地道。”
“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娼——这本来是挺恶毒的诅咒对吧?”
“但那里的表现呢,虽然委婉了一些,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我相信,那都是巧合,全都是巧合。”
伏羲笑吟吟的,“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他们仍然处理的十分妥善和完美,在形象包装上很完美。”
“像是每年不惜投入上亿财富在安保措施上,却总能被人拍摄到单人独走的亲民和蔼形象;又像是打出生开始,便能有一份最完美光辉无瑕的善良形象——在别人幼年不得不寒窗苦读的时候,主角不是在做慈善的路上,就是在做小动保工作的路上……而且,每次还都会有‘恰到好处’的记录以及宣传,最终用这份漂亮的人生履历,进入到世界名牌学府——因为品学兼优嘛!”
“……”白泽斜眼看着伏羲,不说话。
“各种各样的套路见的多了,我也算是大开了眼界。”伏羲眺望了一下太阳星的方向,在那里是帝俊陪伴自己的天后天妃养胎,“这些套路,有的阴柔诡谲,见不得人,会被万民唾弃。”
盛世红颜倾天下
“也有的,堂皇正大,就是用资源堵嘴,让你没话说……”
“以而今帝俊的资本,不需要玩阴的……直接作秀,都能帮着他的孩子,做出一份最完美的人生履历出来。”
“哪怕他的孩子,不是一个真正心性优秀、能有资格统帅诸天的储君……可那也没关系。”
“只要让大半的妖族子民‘认为’,天皇的子女有这份能力……就足够了!”
“何况……”伏羲笑笑,“帝俊从来不是简单的角色,以他的本事,将自己子女教育的能耐优秀,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毕竟,这可比人族那边储君的起步资金,要多上千倍万倍!”
“砸那么多资源下去,即使转化效率差些,却也无所谓了。”
伏羲耸耸肩。
“这……唉……”白泽想说些什么,可最后也只能轻叹一口气,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只能勉强转移一下话题,“东华道友是天庭大司命,他最重视公平、公正的道理,会坐视此事发生吗?”
“那就要看东华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反正我是不清楚的。”伏羲摇头,表示他不知情,莫要来问他。
“其实吧,你大可以放宽心,保持一种‘关我屁事’的看戏心态。”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伏羲失笑道,“哪怕帝俊真就如此策划,能不能成功,还在五五之间呢。”
“哦?”白泽讶异。
“巫族嘛!”伏羲提醒,“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帝俊能把自己的孩子定为储君,是对其权威的巨大加强,盘古之路更进一步。”
“那,作为他的死对头,巫族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上演,帝俊能顺心顺意的推进吗?”
白泽的眼神一瞬间明亮起来,“你的意思是……”
“换我是巫族的决策层……呵呵!”伏羲冷笑一声,换了个腔调语气,模仿着巫族那面帝江祖巫的声调,“你要搞多胎战略?还推出了形象大使?绑定在你的子女身上?为储君计划做准备?”
“哈!”
“敌人坚持的,就是我们要破坏的!”
“来人!”
“给我射杀掉对面的皇子!”
“帝俊能生十个儿子,就给他射掉九个,留下一根独苗!”
“告诉他——物价那么高,多胎只是死路一条,唯有独生才有希望!”
“还有还有……”
“我巫族的大好男儿何在?”
“赶紧的出动,拐走对面妖族天庭的公主!”
“有多少个,就拐走多少个!”
“一个都不要给对面留下!”
“拱了帝俊家的大白菜,扒了他的小棉袄!”
伏羲即兴表演,客串了一把帝江祖巫,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守護甜心之皇家愛戀
听得白泽嘴角抽搐。
这可太恶毒了!
听听!
都是神干的事情吗?
射杀皇子,拐带公主……这一连串的操作下来,帝俊还不得心态爆炸,与你玩命?
许是看出了白泽古怪表情下的奇特心情,伏羲镇定的说着,“常规操作,淡定淡定……白泽你也是见过不少大世面的人物了,何必惊奇呢?”
“不一样不一样……”白泽摇头,“我见的那些世面,都没有到了这种地位,还玩这么骚的操作的。”
“也就是在话本上常见一些……男女双方有着国仇家恨前提下,女的还能犯花痴,来一场扭曲的爱情。”
“一般而言,对这种人物,我都是远远的给打上一个脑残的标签,然后望风而遁,远避千万里,生怕自己纯洁、善良、正直的三观遭到创伤。”
白泽认真的解释。
他这个神,虽然做了很多不怎么好启齿的工作,包括且不限于收了钱就给美化在洪荒历史中的人物形象,智慧数据之道总结某阶段内人道苍生喜好的大趋势,然后顺着潮流囤积居奇小赚一笔,收割智商税……
大明僅壹位 流浪詩人
但是,白泽依然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个好神!
哪怕干脏活,也都只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那种,不是主动去骗的嘛!
思想正直,三观良好,焉能与脑残之辈相提并论?
白泽严肃的指出他所认为的伏羲言语中漏洞,不可对友人的高贵精神情操带去玷污。
千帳燈 暮雨初歇
“……”
伏羲表情莫名,眼角抽搐,好似很想发表什么别的看法。
只是看着一副濒临“友尽”模样的白泽,终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好吧好吧……你三观正常,人格健全,明辨大是大非。”伏羲有气无力的说道,“古神大圣谁不知晓?”
“你、我、接引,在龙凤纪元曾是好友组合,是同一个小圈子里的人,以德行高尚、品德优良,享誉洪荒!”
“三千大罗三千神,我等三人引领一时风骚……没有我们几个的存在,就那些先天神圣,知道什么叫下……上限吗?”
“对滴对滴!”白泽慨叹,“正是有我等的存在,为世人创造了追寻光明的机会——我们赐予了他们黑色的眼睛!”
“天不生吾等,万古苍茫无长夜!”伏羲唏嘘,“我们是后来者眼中的神话……因为我们只会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不过,时代险恶……哪怕有我们这么优秀的存在,勉力守护着整个洪荒大罗群体的节操平均线。”
“但,我们终归不是唯一的主角。同样还有许多狡猾之辈,跃跃欲试的要将我们维持的良好局面打破,使洪荒跌入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危机。”
“像是那带坏了我妹妹的巫族……”伏羲伤感的说道,“里面有烫头的烫头,纹身的纹身,奇装异服的奇装异服,携带乱七八糟饰品的也有,活脱脱是一群杀马特……”
“这样的组织,坏人太多了……他们如果有心算计,一群大能设下圈套,帝俊的子女未必不会踩入圈套!”
“也是。”白泽忧郁的点着头,“我虽然不在乎帝俊的孩子是死是活,但如果拿他们进行形象包装,可最后出了什么问题,损害的可是天庭的利益——这会让在天庭里有投资的我们亏钱啊!”
白泽说了掏心窝子的话。
皇子公主什么的,是死是活与他何干?
但天庭的股价下跌,就与他有关系了!
“不过……我也挺好奇哈。”白泽话锋一转,“如果说,羲和跟常羲有问题……巫族那边真能下得了杀手吗?”
“咦……也是哦?”伏羲似乎在认真琢磨着,“好家伙,帝俊站的层数又高了!”
“挟儿女以令夫人,再挟自己的夫人,恶心对面巫族的祖巫层。”
“这不把帝俊的儿子给杀成独苗,女儿都给拐带跑,那妖族的多胎战略就没啥影响。”
“要是下了狠手的话……常羲跟羲和就得不开心了,成功离间关系。”
“这波啊,是局中局呐!”
“有趣……实在是有趣!”白泽抚掌赞道,“我挺想知道,这一系列的阳谋操作之下,巫族该如何才能化解?”
“真让我们天庭暴兵起来,女娲哪怕做成了人族巫族合流的外挂快递计划,也会被追平。”
“甚至呐,在祖巫层次的博弈中,还失了一子,先机被夺,高层有被策反的可能……”
……
“你确定?”
“我确定。”
“那帝俊可真不要脸。”
“当帝皇的,要脸干什么?那是对自己的子民不负责……打肿脸充胖子,不可取。”
“我们该怎么办?”
“你是头,你来决定。”
巫族的最高圣殿中,有数位祖巫列席就坐,商谈天地大势。
以上对话,发生在后土祖巫与帝江祖巫之间。
帝江祖巫,掌空间之道,涵纳覆盖苍茫洪荒,是巫族中全图全视野的外挂……当他再搭配时间祖巫烛九阴,那就更发了不得。
此刻,帝江代表时空二人组,对祖巫中的最高领袖者——后土,汇报了一项关键的情报,让后土祖巫郑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