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h6d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分享-dcls8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对于张亮,绝大多数人认为他只是一个莽夫,所以并没有什么防备。
可百骑此次彻查之后的结果,却极为可怕。
五百多个养子,这些人充斥在军中,有的是骠骑府的将军,有的是禁军中的校尉,最低的也是一个队正。
这等于是将整个唐军都渗透了。
何况这五百人里,又有不少在军中的朋友和故旧,即便有人其实不过是想攀附这位勋国公,未必真有什么父子之情。
可一旦张亮要谋反,这些养子们便等于是被张亮绑上了战车,毕竟张亮一旦失败,朝廷事后追究,他们便得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李世民和这满朝文武方才知道,为何张亮敢如此的莽撞了。
倘若他弑杀了李世民,诛杀了李靖、程咬金人等,若是当真果然的在内应的帮助之下拿下太极宫,并且挟持了李渊,这天下……大唐就算勉强能保住,经历了这么一场厮杀,只怕不亚于南朝的一场侯景之乱,这对于新生的大唐而言,不啻是致命的打击。
以至于弥留时的李世民,也不由的后怕不已,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大唐的江山能否保住。
而这个时候,陈正泰带着新军果断的平乱,就变得格外的重要了。
这不但救下了李世民和李靖人等,而且还彻底断绝了此后所造成的隐患。
此时,陈正泰看着虚弱的李世民,叹了口气,不禁劝道:“陛下,这个时候,该好好的养伤,就不要再纠结这些事了。”
李世民眼睛浑浊而疲惫,却是盯着陈正泰一动不动,只是……
“咳咳……咳咳……”
陈正泰并不愿此时和李世民多谈,他怕消耗李世民的气力,于是便将一个二皮沟的大夫叫到了一边:“陛下的伤势如何?”
“陛下的运气倒是不错。”这大夫小心翼翼,他眼里布满了血丝,显得极度疲倦,显然是一直在旁待侍。
他道:“这箭矢并没有中了心室,偏移了一些,如若不然,必死无疑。只是即便如此……现在最大的难处,就是射入胸的箭矢,只怕不能轻易拔出,只恐拔出的时候……残留下什么东西,亦或者……造成二次的伤害,波及了心脏。可是这箭不拔出,伤口便永不可愈合,这也是不行的。现在虽是上了药……可是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
陈正泰点头。
放在古代,无论有没有正中心脏,这也是必死的局面。所以李世民此时……只能去准备后事了。
陈正泰显得很沉重,忍不住在想……倘若放在后世,只怕还有救回来的可能,可惜……这个时代……
陈正泰愁眉苦脸地瞥了一眼李世民。
盛寵:女人,逾期不候
却见病榻上的李世民努力朝他摇了摇手。
陈正泰忙又上前去,趴在病榻前:“陛下该好好休息。”
“朕已活不了多久了。”李世民艰难道:“朕从未尝试过今日这般,任人摆布,连最简单的起居,都需人照料……朕此时若是驾崩,心里有太多的遗憾,朕有许多的儿女,可是朕虽是父亲,却也是君,他们是子女,可朕怎么能和儿女们太过亲昵呢?于臣子……臣子们而言,朕是君,他们是臣,朕在他们面前,需表现得庄重而有威严,如若不然,又怎么样驾驭群臣呢?朕的身边,能说的上话的人,大概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观音婢,另一个便是你啊……”
陈正泰听到此处,一时之间不禁百感交集,可细细想来,何尝不是如此呢?
他不断点头,心里一时间有着说不清的难受,忍不住垂泪道:“陛下……不必如此悲观。”
李世民却接着道:“朕征战沙场,刀下不知多少亡魂,气数如何,朕又何尝不知?今日朕的气数已尽……你不必安慰朕……朕心里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
陈正泰只好耐心听着,李世民道:“观音婢与朕,可谓是一荣俱荣,朕若驾崩,只怕她也活不长了,你作为女婿,作为弟子,该多去走动,带着……孩子……那个孩子去……”
陈正泰悲从心起,一时更是哽咽。
说着说着,后头的话却是含糊不清了。
陈正泰便蹑手蹑脚的起身,回过头,却见李承乾已在寝殿中的角落里暗自伤神。
陈正泰走近他:“太子殿下,娘娘现在如何了?”
李承乾一脸哀伤地道:“母后闻此变故,已是病倒了……待会儿,孤还需去那边候着。”
陈正泰不由道:“你出来,我有些话和你说。”
李承乾便起身,乖乖地跟着陈正泰出了紫薇寝殿。
二人到了一处长廊下,陈正泰看着沮丧的李承乾:“太子殿下,陛下只怕要不成了。”
“孤心里有数。”李承乾道:“哎……”
陈正泰却是定定地看着他道:“太子殿下到底是真的伤心,还是假的伤心?”
李承乾:“……”
李承乾随即瞪着陈正泰,胸膛开始起伏起来,这在李承乾看来,陈正泰是在侮辱他。
带着哭腔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愤怒:“你说什么?”
陈正泰一时尴尬,这真怪不得我陈正泰啊,这不是你们老李家的传统吗?事情还得问清楚明白才好。
于是陈正泰一脸认真地道:“殿下回答便是。”
李承乾皱了皱眉,最后肃然道:“我……我自是希望父皇平安的,我年纪还小,急着做天子做什么,现在父皇和母后这个样子,我即便是做了天子,也不能开心。”
陈正泰深深的看着他,像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似的,随即道:“那么,我们就得知天命,尽人事了。”
“尽人事?”李承乾凝重的看着陈正泰,脸上有着不解之色。
陈正泰直接道:“我们得想办法救一救!”
“能救?”李承乾一脸诧异。
陈正泰点了点头,却是不太有把握:“只有一成的可能,而且费时费力,此事关系重大……必须保密。”
李承乾听到一成的可能,整个人顿时又沮丧起来。
接着,他背着手,焦虑不安的道:“怎么救?”
“开膛取箭。”陈正泰道:“而且,寻常人肯定是不敢动手的,存活的概率太低了,谁敢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可是……这么大的手术,需要大量的人手,我思来想去,只有太子殿下,再算我一个,只是……单凭我二人还不够,若是皇后娘娘和长乐公主,再加上秀荣,或许勉强够了。此事必要极为机密,一旦事泄,只怕要引起朝中哗然的。”
要知道,这古人讲究的是完整。
尤其是皇帝,即便是死了,也要完完整整的下葬。
殡葬制度里,讲究的是事死如事生,说的是活着什么样子,就该完完整整的死了去享受生前的待遇,这个待遇,也有肢体上的完整。
所以皇帝赦免罪臣的时候,说留一个全尸,某种程度也是一个恩典,因为一个人砍了脑袋,就意味着到了地下,也失去了身躯的完整了。
李承乾顿时惊讶的道:“这……这也可以吗?”
陈正泰道:“若是殿下还想陛下活着,就可以试一试。倘若连太子殿下都放弃,臣是绝不敢如此大逆不道的。”
李承乾明白了陈正泰的意思,救不救,现在只在李承乾的一念之间!
他背着手,低头,焦灼的思虑着。
良久,抬眸起来,这眼眶里已是通红,咬牙道:“若是不救,父皇就真的一点机会没有了,往后父皇泉下有知,知道是孤放弃他的一线生机,只怕也不安宁吧。好!救!孤去禀告母后……你……你要做什么准备?”
陈正泰稍稍松了口气,随即道:“我们都要做准备,而且速度必须得快,必须在伤口更恶化之前,如若不然,一切就都迟了,我先回府……两个时辰之后,咱们在这里集合。”
李承乾深吸一口气道:“虽说师兄说只有一成把握,不过……这也无妨,拼尽全力便是。张力士也要隐瞒吗?”
陈正泰道:“这宫里,想要瞒着张力士,倒还真不容易,殿下先去请示母后吧,到时再做决定。”
王妃,我不稀罕! 濯泠
李承乾便再不犹豫了,和陈正泰直接告别。
大漢科技帝國 牛家壹郎
而陈正泰出了宫,随即打道回府。
三叔公听闻陈正泰回来了,还在叫唤道:“正泰,来的正好……这个孩子……风风火火的样子,理也不理老夫。我们陈家……”
看着陈正泰心急火燎地跑远,三叔公只能摇摇头。
这两天的情况很不好,市场动荡,而陈家又失了爵位,这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信号,谁也无法确保,陈家是否还有圣眷。
三叔公为了防止变局,这几日成天走动,开始编织一个网络,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冥夫,我要休了妳 肉骨頭sama
他本是想和陈正泰商量商量,可哪晓得,陈正泰一到家,却是一溜烟,理也不理地跑了。
紅樓之嫡子有為 望江影
陈家的库房里,有一处专门的密室,这里只有陈正泰一人才能打开,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此时,陈正泰正举着油灯,进入了密室里。
这密室里很阴冷,不过为了保持干燥,陈正泰又让人预备了一些石灰洒在四周。
——————
这时候,他蹑手蹑脚的打开了一个柜子,当初随着他一道来的登山包,便露在了陈正泰的眼前。
陈正泰将油灯搁在一旁,将登山包提出。登山包早就干瘪了,里头的东西已被陈正泰取走了大半。
陈正泰小心翼翼的将登山包中的东西取了出来,翻找了良久,将所有的药品和器材归类之后,而后取出自己随身带着的一个布袋,捡了一些东西,又将登山包放回了原位。
从库房里出来,陈正泰先是去见了一趟遂安公主,和遂安公主讲了大致的情况。
其实噩耗传来的时候,遂安公主早就心急如焚了,却也不敢怠慢,收拾了一下,便随陈正泰入宫。
回到了宫中,抵达了和李承乾约定的地点,李承乾身后乃是长乐公主,她抬眸复杂的看了陈正泰和遂安公主一眼,随即见礼。
“如何了?”陈正泰看着李承乾:“倘若母后不来,只怕……得要再找一人。”
“母后已经答应了。”李承乾道:“她听闻还有救,本是在病榻上,却是一轱辘便翻身起来,一下子的变得精神得不得了,只说一切听你来安排,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就算有什么差池,也绝不加罪。”
陈正泰大抵就想到这个可能,所以并不觉得吃惊:“现在当务之急,是先练练手,手术……想来你也听闻过吧,当初你断了腿,便是陛下和我给你做的手术,现在我得教授你一些方法,还有两位公主殿下,还有娘娘,大家现在就得开始,不得贻误。”
“练手?”李承乾诧异道:“找谁来练?”
陈正泰道:“这个简单,寻一些猪狗,给它们射上一箭,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得有血,我得查一查谁的血型和陛下相配才好。”
霸道少爷的独宠小甜心
“我是他的儿子,我来。”李承乾大气的道。
陈正泰上下打量着他:“这可不一定。”
“什么?”李承乾震惊了:“你的意思是……孤竟然不是……”
陈正泰立马道:“殿下不要往坏处想,我的意思是,就算是亲儿子,血型也未必匹配,我这儿可以来测,先将大家都叫来,所有皇族的子弟……不过不要告诉他们手术的事。”
其实要寻血源,是个很令人头痛的事。
一方面需要大量的血液,而且这个时代,也没有血液的储存技术,既然如此,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当场输血了。
可一旦当场输血,就必须得保证这个人信得过。
想来想去,只能从有限的皇族中来挑选了。
至于宦官,那是绝不可能的,古人有讲究,很注重尊卑,你说让某个太监的血混进皇帝的血液来,这还了得?人的身份是通过血脉来辨别的,那这皇帝到底是皇帝还是太监?
可是现在李世民的子女们,大多还年幼,年纪太小的人,是不适合大量输血的……因而……陈正泰测试的人并不多。
………………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