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nae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438章 老子又回來了相伴-2gvt2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从决定迁徙开始,木巴就说这是一次冒险,若是唐人不认账,只需一个击溃,丢掉全部家当的部族将会全数死在这个冬季,无需唐人动手,寒风和饥饿就会了结了他们。
所以当唐军的游骑态度不对时,他就令人戒备,并且开始分发干粮。
长发男回到了他的身边,“唐人不对!那个贾宝玉是个骗子!”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一个男子在边上嘟囔着,木巴反手一巴掌,喝道:“面对虎狼,我们唯有冷静下来才有生机。停止你的唠叨!”
前方,唐军阵中突然裂开一条道,一骑缓缓而来。
长发男眯眼看着,嘴角渐渐翘起,“是他!是那个贾宝玉,他果然没有骗我们!”
幸福来得太快,木巴觉得心跳的节奏有些乱,他一边深呼吸,一边捂着胸口,“去看看。”
长发男策马冲了出去,木巴盯着他,喃喃的道:“希望是个好消息,希望是个好消息……”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长发男,他下马走去,长发男同样如此。
二人靠近,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侣般的重重拥抱在一起。
呯呯呯!
长发男用力的拍打着贾平安的肩膀,“宝玉,你真好!”
宝玉……贾平安满头黑线,“我的兄弟,我等了你们许久。”
弃婚妈咪:天才儿子小小妈 言小盐
寒暄完毕,贾平安招手,“跟着来!”
他上马,一马当先在前面带路,身后是数千突厥人,再后面是无数牛羊和大车。
邱林站在城头上,欢喜的道:“竟然有部族来归顺,去问问。”
有人已经来了。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西門紫琪
“邱长史,都护令在城边为他们准备地方扎营,随后准备些吃的送去。”
邱林欢喜的跟着走下去,问道:“是哪个部族?为何来投?”
来人说道:“是突厥人。”
呯!
邱林拍了一下脑门,“好险!”
“可不是,那武阳伯带着十余人去就说服了他们,今日他们来投奔大唐,都护说回头就送到漠南去。”
“谁?”邱林失态问道。
此刻已经到了城门外,来人说道:“武阳伯。”
邱林抬头,就见前方的贾平安策马而来,身后乌压压一片……
贾平安对他微微一笑,说不出的轻蔑。
……
春暖花开,长安城中的行人多了不少。
东市周围多是达官贵人居住,按理生意该比西市好,可却不然。
先帝当年有令,五品以上,不得入市;五品以上,不得过市。
有这些规矩在,东市相较西市要差一些。
而西市不但为繁华之最,更是外藩商人的聚集地。
这里情况复杂,治安也让人头痛。
开春了,生意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状态,商户们使出各种手段,只求压倒对手。为此经常发生些冲突。
前几日西市就出了一件事儿,有人提刀追砍外藩商人,引得市场大乱。
长安县及时向百骑求援。
“包东带些兄弟去。”
程达的指派无可挑剔,但明静却翻个白眼。
“武阳伯走了之后,千牛卫上来了,抢着护卫陛下。刑部的也在跟咱们抢事做,几次冲突都是咱们吃亏退让,老程,你这个暂时的统领太软了!”
程达淡淡的道:“可能怎么办?刑部的王琦等人仗着长孙相公他们在身后撑腰,几次冲突都无中生有,让咱们吃了亏,若是硬顶,吃亏更大。你以为我不想?可……”
“可什么?”明静板着脸,“武阳伯也是白手起家,一步步起来的,一句话,就是莽!”
……
包东带着人去了西市,和长安县的人会和。
曹英雄见到他就叹息,“可怜兄长竟然被赶到了漠北去,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归来。”
包东等人也神色黯然。
“武阳伯走了之后,百骑就渐渐的沉沦了。”
—————
两边人会和,随即开始巡查。
“最近一家新罗商人和胡商争斗,那新罗商人准备动手。”曹英雄得意的道:“有商人来长安县禀告,说是那新罗商人今夜准备纵火烧了胡商的店铺。”
包东倒吸一口凉气,“这一旦起火,毗邻的……不止,怕是连带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曹英雄点头,“所以我准备伏击,可就怕事有不谐,那些扔闹腾起来。还请百骑出些人手。”
包东点头,“如此也好。”
到了晚上,包东等人和长安县的人在那店铺外蹲守。
花叢任逍遙 楚淩天
“他们就在那守着。”
周醒无需管什么,只是跟着百骑行事就是了。
这就是最近王琦的策略:我们不能明目张胆的打压百骑,要聪明些,暗地里跟着,他们做什么事直接破坏。
夜里西市闭市,但有人留守店铺,还有人就住在西市里。
当新罗商人把油泼在胡商的店铺外面时,包东和曹英雄带着人扑了过去,按住了那个新罗商人。
“纵火?”
就在曹英雄满心欢喜的时候,一个喜悦的声音传来,“此事我刑部早有察觉,今夜准备拿人,没想到你等倒是跟着我们占了便宜。”
周醒有些遗憾,因为这事儿没法破坏,只能恶心百骑一把。
“贱狗奴,不要脸!”
百骑的人忍不住喝骂。
周醒摆摆下巴,自然有人出来对骂。
双方的火气渐渐上来了,有百骑一巴掌抽去。
啪!
随即就是一场混战,刑部重伤两人,这还是百骑留手的结果。
但第二天局势就骤然一变。
有内侍来了。
“昨夜谁动手打伤了刑部的人?”
杨大树举手。
内侍点头,“朝中的相公们很是愤怒,说百骑如今越发的堕落了,抢功不说,还动手重伤刑部官吏。”
包东目眦欲裂,“那是我们拿到的人。是他们先挑衅!”
内侍深吸一口气,“有人说该严惩,陛下拦住了,但好歹也得去一趟。”
杨大树跟着去了,随即再无音讯。
“是进了刑部的大牢。”
明静被这个消息激怒了,“程达,你要不要脸,既然当了这个官,就要为兄弟们做主。你若是不行,那便换了别人来。”
程达铁青着脸出去了,再回来时,看着就像是被狂风暴雨袭击了一般,面无人色。
“如何?”
明静有些不忍,但想到百骑的现状,就觉得自己该回道观了。
程达低下头,“高相公去年年底去了之后,朝中那些人越发的得势了,陛下似乎专心在做些什么。”
“那……”明静闭嘴。
皇帝在干大事,那百骑在这个时候添乱就是作死。
她心灰意冷的道:“那我还不如回宫去。”
……
宫中。
“阿娘!”
被周山象抱着的李弘在喊。
武媚站在外面,沐浴在阳光中,缓缓回身,笑道:“五郎这是要什么?”
李弘扯着嗓子只知道喊阿娘。
周山象笑道:“怕是饿了。”
邵鹏说道:“刚吃过吧。”
武媚抬头,“可怜大娘子。”
武媚才将生了个女儿,却夭折了。
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而来,近前禀告道:“陛下来了。”
武媚淡淡的道:“准备些吃的。”
晚些,李治被簇拥着来了,先是抱着李弘逗弄了一番,坐下后感慨道:“最近很是忙碌,你也刚从悲伤里恢复了些,朕在想,要不去出城去走走?”
武媚自然无所谓。
技校精英混社會 肌肉狼
萧淑妃得了消息,就使人去打探,结果得了个坏消息。
“陛下那边只是带了武昭仪。”
“贱人!”
畫堂春 閑來無事
萧淑妃勃然大怒。
但她旋即一笑,“皇后呢?”
王皇后坐在寝宫中,木然道:“谁去?”
蔡艳低声道:“武媚。”
“陛下……这是厌弃了我吗?”
王皇后皱眉,“请了舅舅来。”
柳奭随后应召入宫。
一路上内侍对他的态度颇为冷淡,让柳奭心中暗惊。
难道皇后不行了吗?
见到皇后时,虽然王皇后打起了精神,但柳奭依旧发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说皇后的发际线越发的高了,而且脸上的脂粉用的多了些,像是在掩饰些什么。
“舅舅,前朝对后位可有议论?”
橫行在球場上的大佬 超級雙殺
柳奭只觉得五雷轰顶,一下就呆了,旋即强打精神,“并未有此等议论。皇后母仪天下,并未失德,为何作此问?”
你别说你失宠了啊!
王皇后看了他一眼,惨笑道:“如今……皇帝越发的冷淡了。”
……
长安城外的景色安抚着武媚长女夭折的痛楚,而李治也在酝酿些什么。
再次回到长安后,天气有些热。
李治一次上朝回来,面色阴郁,径直去寻了武媚。
“褚遂良驳了朕的意思。”
武媚笑道:“可是出以公心?”
李治摇头,“不过是下意识的想压制朕罢了。舅舅不说话……”
他眯着眼,“此刻朕在朝中唯有几个能用之人。高季辅去了,剩下了一个李勣,于志宁无用。可李勣……”
他看了武媚一眼。
武媚淡淡的道:“李勣明哲保身的本事也是跟着卫国公学了八九成,但其人依旧有建功立业之心,否则定然会让其孙李敬业借故离开千牛卫。”
“李敬业……”
李治想到的是李敬业的悍勇。
“李义府倒是可以一用。”武媚想起了那个人,“此乃小人,不过有才。小人有才可用。”
小人有才可用,也可随时抛弃……这个女人,果然是我的好帮手!
李治把孩子递给周山象,等她走后才说道:“还有崔敦礼也能借用。”
武媚一怔,旋即就明白了,就微微低头,双眸中却闪现异彩。
崔敦礼出身博陵崔,虽然和长孙无忌等人时有联手,但他毕竟是崔氏。
而王皇后的靠山却是长孙无忌等人,若是这个格局不打破,以后太子李忠登基,小圈子将会成为大唐的主宰,这是山东门阀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崔敦礼可以拉拢。
武媚抬头,“陛下英明。”
李治抓着她的手,轻笑道:“你我说这些为何?”
晚些李治就歇在了此处。
第二日,王皇后请见皇帝,被拒绝。
这是一个信号。
紐倫堡大審判
神刀无影
弱者日记之姆大陆游记 tomgod
……
“从禁足之后,陛下就越发的看重武昭仪了,经常去那里。”
卫无双觉得这个局面有些诡异,“宫正,不会废后吧?”
“谁知道呢!”蒋涵也感到了些不对劲,但她想的要更多一些,“那次武昭仪就冷了脸,据闻陛下去了她也只是强颜欢笑……”
这是女人的手段啊!无双!
卫无双纳闷,“既然不满,那便不理就是了。”
“要委婉!”蒋涵觉得卫无双这个性子迟早会吃大亏,“那是皇帝,不是普通人。”
我管他是谁!
卫无双不禁想到了那个小贼。
你究竟何时能回来?
蒋涵也想到了贾平安,“武阳伯可惜了。”
感业寺里的苏荷也少了笑脸,修炼也不积极了,也不爱去禁苑里转悠了,整日……
一只玉手摸了一张牌,中指在牌面摸了几下,然后反转拍在桌子上,呯的一声。
“八筒自摸!”
苏荷推倒了麻将,众人一看不禁叹息。
“竟然是混一色!”
“还是卡八筒自摸,要命了。”
“来来来,都贴上。”
三个牌搭子把脸上贴满了纸条,风吹过,蔚为壮观。
“再来!”
苏荷一脸的独孤求败。
天魔孤星
晚些麻将结束,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空荡荡的案几。
“没人给我送肉了。”
两行泪顺着脸庞缓缓流下。
……
杨大树觉得自己很倒霉。
年轻时他跟着父亲去盗墓,后来进了百骑,盗墓的手艺没了发挥的余地,但好歹杀人的手艺不差。
吐谷浑王城绞杀细作和叛逆的那一夜,他带着几个兄弟拦截了吐蕃细作,那一战被百骑内部奉为经典。
可这人运气太好了,随后就开始了倒霉。
这不跟着包东去查事,遇到刑部的耍流氓,他就下手狠了些,打伤一人。但被内侍问及时,他豪迈的把另一个重伤的责任也担了。
此刻他遍体鳞伤的躺在牢房里,边上摆着一碗粗糙的麦饭。
一只老鼠窸窸窣窣的往麦饭那边走去。
它走到了碗边,脑袋左右摆动着,随后开始偷吃。
一只破鞋扔了过来,杨大树无力的骂道:“滚!”
那老鼠却丝毫不惧,依旧在偷吃。
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你看看它的眼睛。大牢里的老鼠不只是吃麦饭,那些垂死的人犯的肉……也是它们口中的美味,若是吃过人肉,那眼睛看着就是发红的。”
杨大树看了一眼,冷笑道:“耶耶当年下了墓地,也曾见过老鼠吃人肉,那肉都腐烂生蛆了,老鼠……”
“呕!”
外面传来了干呕的声音。
“想用这个来吓唬我?做梦!”
一个小吏走到了牢房前,看了一眼老鼠,淡淡的道:“贾平安执掌百骑期间,堪称是一手遮天,他在百骑做了许多越矩之事,你只要说出来,回头便放了你……褚相担保你的前程,你还在等什么?”
杨大树惨笑道:“武阳伯忠心耿耿,你等想攀诬他,那是做梦!”
“那你这便是自寻死路!”
冰冷的声音中,有人喊道:“带了出来。”
这是要用刑了。
作为重伤两名刑部小吏的人犯,杨大树一进来就挨了一顿狠的,接着隔三差五就被提出去拷打,渐渐拷问的问题也从‘为何重伤刑部小吏’转为‘贾平安在百骑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杨大树躺着,喘息道“耶耶动不了了,有本事就弄死耶耶。还有……”
几个来提他的小吏都在笑,其中一人说道:“弄死你又能如何?最多报一个病故罢了。”
病故而非是拷打身亡,这便是脱责的好法子。
杨大树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武阳伯迟早会回到长安,你等等着,迟早会有人来收拾你等,哈哈哈哈!”
“提出来!”
……
后宫之中,李治即将去上朝。
他穿戴好,武媚突然目露思念之色,“臣妾如今得了陛下的宠爱,阿耶若是看到了,不知该如何欢喜。”
武媚的父亲武士彟乃是高祖皇帝造反成功的功臣,后来更是因为高祖皇帝驾崩后悲痛不已病逝,堪称对李唐忠心耿耿。
李治一怔,旋即颔首,“你放心。”
李治走后,邵鹏近前,低声道:“昭仪,骤然为故应国公求追赠之事是不是太突然了些?若是陛下以为这是贪婪……”
武媚微笑道:“我若是一心辅佐陛下而不提任何要求,你说说陛下会如何想?人性趋利,我为先父求追赠,这便是理所当然。”
她回身,“只知晓做事,不知道索要回报,帝王会猜忌你的用意。”
邵鹏悚然而惊,“是,奴婢浅薄了。”
这世间哪有绝对的忠心?臣子为帝王做事,立功后帝王就得用财富女子和荣誉来酬功。
记住了,酬功!
这里有一个酬字。
若是帝王追求什么忠心耿耿的臣子,你立功是应当的,要什么封赏……
那用不了多久他将无人可用。
这是人性,帝王深谙。
可武媚竟然也颇为了解。
邵鹏不禁想到了贾平安。
“若是武阳伯在……”
武媚的眉间多了阴郁之色,“许敬宗已经上了奏疏,数次为平安鸣冤,可朝中长孙无忌等人直接压下了此事。我也私下问过陛下,要功劳!”
此刻,一队人马来到了城外。
这一行人风尘仆仆,看着疲惫不堪。
领头的年轻人看着长安城,不禁笑了起来。
“老子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