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wf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笔趣-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tjnt2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刑部尚书卢俊忠和手下的官员自然知道兵器库的案子被交到了大理寺,卢俊忠倒是淡定自若,朱东山等人却颇有些错愕。
武德坊一案被揭发之后,刑部众官吏摩拳擦掌,正等着跟随部堂大人一展身手。
范文正的案子,已经让刑部管理们得了不少赏赐,这次的案子比上次还要大,牵连的人还要多,如果能够侦办的让圣人龙心大悦,大伙儿免不了再获封受赏。
重返十五岁之小娇妻
宫里传来的旨意,却让大理寺将这桩案子拿了去,这让刑部官员们大失所望。
甚至有人心中忐忑,暗想难不成上次办案没能让圣人满意,所以才让大理寺接办此案?
刑部这帮官员精于算计,一个个狡诈多端,却也正因如此,想的总比别人多一些。
自打圣人登基之后,曾经与刑部平起平坐的大理寺早已经被刑部踩在脚下,大理寺的官员见到刑部的官员,那都是一个个谦恭有礼,说的难听一些,这么多年来,刑部一直在吃肉,而大理寺只是跟着喝口汤。
如今这件大案被大理寺拿了去,难不成圣人要开始重用大理寺?
朱东山看着摆弄刑具的卢俊忠,心里还真有些惊愕。
卢部堂似乎对大理寺接手此案并不以为然,也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见到朱东山脸色有些不好看,笑道:“你也觉着圣人是要重用大理寺?”
“下官倒也没有那样想。”朱东山轻声道:“下官只是担心这桩案子如果真的被大理寺办的妥善,对咱们还是有些影响。”
卢俊忠怪笑道:“办的妥善?苏瑜那点本事,办个鸡皮蒜毛的小案倒也合适,这么大的案子,咱们的苏大人可没办事接下来。”将手中的刑具放下,淡淡道:“圣人何其睿智,知道咱们刑部一旦办起案来,就一定会有结果,而圣人这一次恰恰不想这么快就有结果,又或者说,圣人心里明镜儿似地,不想让这桩案子弄得太大,更不想让咱们真的将背后的贵人揪出来。”
朱东山上前两步,轻声道:“大人,您是说,宫里已经知道幕后真凶是谁?”
“东山,连咱们心里也大概有数,更何况圣人?”卢俊忠单手背负身后,摸着山羊胡须道:“你自己想想,薛可勇拉着马车到兵部衙门前不过半天,宫里就传旨让大理寺侦办此案,大理寺立刻将军器司、库部司和度支司三司主事请去了大理寺,这可不是苏瑜的意思,而是宫里的意思。”唇边泛起一丝狡黠笑意:“这就证明,圣人知道这件案子不只是库部司一个衙门所为,工部和户部都牵涉其中。”
朱东山颔首道:“圣人睿智,对此自然是洞若观火。”
“能够将三部衙门中三个要紧的司串联在一起,而且做得悄无声息,直到今日才被揭发,满朝文武,能有几人做到?”卢俊忠淡淡笑道:“要干这件事情,至少要具备两个条件。这第一嘛,自然是有这个能耐,能够让三司主事听从他的吩咐,而且都不敢违抗。这第二,自然是要有包天胆量,没有熊心豹子胆,谁敢背着宫里干下此等大事?”
朱东山立刻道:“大人所言极是,下官也是这般以为。”
“如此一来,幕后之人是谁,已经是呼之欲出。”卢俊忠含笑道:“遍观满朝文武,有胆量有能耐干下此等大案的,也就那几位了。”
朱东山低声道:“下官以为,那几位之中,公主殿下应该与此案并无干系。”
“哦?”卢俊忠笑道:“何以见得?”
斗破之魂族帝 三角四方圈圈
“公主殿下手里掌着内库,她可不缺银子用。”朱东山凑近低声道:“而且这点银子,公主也定然是瞧不上的。”
卢俊忠微笑道:“所以你觉得这幕后的贵人,是国相那头?”
“下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国相。”朱东山叹道:“可是琢磨了一下午,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国相爷封邑万户,宫中也时常赏赐,京城内外孝敬他们夏侯家的车载斗量,说句不好听的话,他真要银子用,派人往地方上走一圈,几十万两银子轻松就能收回来。武德坊那边出现的残刀只是很小一部分,贪墨下来的银子,一年下来顶天也就十几万两银子,您说国相爷如此精明之人,岂会因为这区区十几万两银子去过这趟水?”
幸福甜婚
卢俊忠颔首笑道:“你说的不错,国相和公主都是精明过人之辈,他们就算再糊涂,也不可能干下此等事情。其实这件案子本身并不难,只是没人敢撕开口子。如今秦逍将口子撕开,宫里只要真的想查办,几日之内,这件案子就会水落石出。”抚须道:“咱们不用着急,等着大理寺那边先去侦办。”
“大人的意思是,圣人让大理寺侦办,是并不想这桩案子真的水落石出?”朱东山小心翼翼问道。
卢俊忠沉默了一下,才道:“这就要看背后那位贵人是怎样想的。他如果心存惶恐,圣人或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快让这桩案子过去。其实逮捕三司主事,宫里的意思就已经很明显,这桩案子可以到三司主事为止,到时候从这三个衙门拉一帮人砍了脑袋就好。只是…..如果有人自作聪明,以为宫里是傻子,或许这桩案子到最后又要回到咱们手里了。”
萌寵獸世:獸夫,麽麽噠!
黑暗魔法師 水墨幽竹
朱东山见卢俊忠成竹在胸,心下也是宽慰。
只要宫里不是想利用大理寺打压刑部,那么就算给大理寺那边一些甜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这桩案子被大理寺接手,对大理寺来说,也未必是甜头,很可能只是苦水。
朱东山想的并没有错。
大理寺卿苏瑜现在真是愁闷的头都大了。
坐落在玄武大街的大理寺衙门是京都一处清水衙门,刑部牢牢掌握着帝国刑事,大理寺的权力不但被一再削减,而且衙门里也经过几次缩编,官吏的人数比先帝时期缩减了将近一半人。
大理寺大部分官员的职责,便是每天按时到衙门办差,下下棋喝喝茶,到点归家,闲的无所事事。
如今突然接手一桩大案,衙门里许多人都没能回过神来。
苏瑜公务不多,平日里注重养生,对手下官员最常说的话便是让大家戒骄戒躁,凡事都以一颗平常心却对待,不要着急上火,可是如今大理寺上下官员,最焦急的便是他。
旨意说的很明白,大理寺只有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就要将三名主事的供状呈入宫中。
本来接到旨意的那一刻,苏大人还有些小小的兴奋,觉得自己立功的机会似乎到来。
当年刑部突然崛起,不正是卢俊忠为圣人侦办了赵炎括一案,自此之后卢俊忠平步青云,而后连续办理大案,不但步步高升,而且将大理寺的权力一点点地夺走削弱。
今次有机会,如果能办得让宫里满意,未必不能振兴大理寺。
敲开你的心妃 我心未央
千寒之光 芊寂影
只是很快他就明白,想法是好的,可是做起来实在是困难无比。
兴冲冲地派了人,趾高气扬从三大衙门将三位主事带到了大理寺,为防止三人串供,甚至没有让三人互相见到,每人一间屋子囚禁起来,然后排出大理寺最有经验的审讯官员连夜审讯。
当兄弟不香吗
苏瑜甚至想过,圣人既然让一天之内审出口供,如果大理寺能在明天天一亮之后就将口供迅速送入宫中,必然让圣人龙心大悦。
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心思。
别说明日一早,只要真的能在一天之内将这三人的口供拿到手,那就是菩萨保佑了。
三名主事进入大理寺之后,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变成了哑巴和聋子,无论如何询问,三人竟然都是闭嘴不言,除了刚进衙门时候说了几句客气话,关于兵器库一案,三人一字不言。
宫里虽然有旨意,审讯三人的口供,却并没有说此案一定是这三人所为,眼下还只能是嫌犯。
毕竟都是有官身,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三人联手作案的情况下,苏瑜甚至不敢对这三人直接用刑。
一直到深夜过后,都没能从三人口中掏出一个字来。
苏瑜不得不亲自下场,来到囚禁兵部库部司主事韩昼的屋里,一进门,就冷着脸,见得韩昼还坐在一张椅子上,更是没好气道:“来人,将他的椅子撤下了!”
与未来老公同居
衙差撤下韩昼的座椅,等韩昼站着,苏瑜才在韩昼面前的椅子坐下,打量韩昼一番,冷冷道:“韩昼,你要明白,本官是奉旨审案。这桩案子已经惊动了宫里,无论你说不说,此案都要彻查到底。你如果能早些如实招供,念你主动坦白,本官还能为你向圣人求情,你若是冥顽不灵,本官想保你也是不成。”
韩昼见到大理寺卿亲自来审讯,终是叹了口气,道:“大人如果有证据,是杀是关,悉听尊便。下官既然被带到大理寺,就没想过活着离开,这桩案子的真相到底如何,下官都已经忘记了。”
“你…..!”苏瑜怒极,厉声道:“韩昼,你就是这样应付本官?难道要本官这样向宫里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