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zfc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三百一十九章 這是我的領域,誰反對?推薦-3nr1x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天劫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管是冥土的人,还是二长老或者历千尺他们。
没有一个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天劫除了强大的过分,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二长老看着天际,一时间无法察觉出来。
但是她觉得那个冥土的人说的对。
这样强度的天劫,一个四阶真的可以渡过吗?
他真不是在跟这些人同归于尽?
历千尺也无法理解。
“你觉得他能渡过这可怕的天劫吗?虽然他是妖孽,可再妖孽,也不能比天劫妖孽吧?”历千尺问一边的魔修禾雨叶。
魔修禾雨叶摇头,她在思考一件事。
“你说,什么才是无量劫?”禾雨叶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历千尺看了看天,道:
“九天无量的意思吧,这架势,简直是在灭世。
这人要是能渡过这种天劫,我这辈子都不会去得罪他。
遇见他我就绕路。
不然当他面食屎。”
“呵呵。”禾雨叶冷冷一笑:
“骗吃骗喝还不够,还骗人送你上路。”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禾雨叶还是盯着天劫看。
她想看看等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她对天劫正确的打开方式,还是很好奇的。
……
“人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要知道,有了我们的加入你的天劫只会更加可怕。
我们会死,你又能活下去吗?”冥土日旭看着陆水沉声道。
对方的天劫太可怕了。
不在其中或许难以感受到。
最直观的感觉是,天要塌了。
轰隆!!
天空庞大的劫云出现了无数裂痕。
随后九天雷霆开始倾斜而下。
不是仅仅在陆水上方落下,还在整个海域上方落下。
只要身处在劫云之下,几乎都会有雷霆奔流而下。
除了一个地方。
那就是陆水前方,或者说冥土那些人所在的位置以及他们的周边是没有雷霆涌入的。
没有人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仿佛是天劫故意避开了这些人一般。
这奇怪的现象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这不正常。
但是再不正常,也说明了一件事。
冥土那些人比渡劫的人安全许多。
冥土的人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这就好比天塌了,而只有他们头上的那块没塌。
“呵。”冥土日旭看着周围涌下的恐怖雷霆,牵强笑道:
“人类,哪怕我们最后会死,也会死在你后面。
这里不是你的领域,你更无法掌控我们的生死。
你只会让我们看着你死去。”
轰!
天地传来轰鸣声,那恐怖的雷霆突然间闪出不同的颜色,每一种都带着不同的力量。
死亡,毁灭,崩坏。
这就是这些雷霆的属性。
不管它们是什么样的力量,它们的本质就是毁灭一切。
天地万物,都将在它们雷霆下,烟飞云散。
九天无量,毁灭之初,万物之最。
轰!
边缘的雷霆落入海里,这些雷霆在不停的填充深海,没有尽头,不曾停息。
二长老看着这一切,有些难以置信。
天劫入海,而且在快速的替代这片海域。
家有萌攻 浪花点点
“怎么回事?为什么天劫不直接去攻击渡劫的人?”
雷霆在快速的落下,无尽的海域肉眼可见的被替换。
天劫很强,很怪异,但是就是没有去攻击渡劫的人。
这是所有人都想不通的事。
历千尺跟禾雨叶也是无法理解。
这天劫在准备吗?
那个人连天劫都感觉到了棘手?
真武真灵看的很笼统,但是只有他们知道,为什么天劫没有去攻击他们少爷。
因为天劫根本就不是来攻击他们少爷的。
真正让人无法置信的事,在后面。
…..
“你们很好奇,为什么天劫还没有攻击我?”陆水看着那些人平静的开口。
冥土那些人看着陆水没有说话。
天劫降临,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现在他们被这可怕的天劫压制,根本难以言语。
眼前这个人为什么可以那么容易的说话,他们不明白。
但是他们知道别的事,那就是天劫就要攻击到这个人。
无尽的雷霆,无法抵抗的雷霆,带着毁灭的气息,带着崩坏万物的力量,攻击下来了。
从外围一直往里面,现在即将到底那个人类所在。
轰隆!
一道雷霆落在陆水边上,随后消失。
接着冥土的人看到了,陆水头顶上方有雷霆落下,强大到他们难以直视的地步。
而且随着那一道雷击落,哪怕没有攻击到渡劫的人。
可是整个海域的雷霆都被引动了,全都往这边聚集。
仿佛要涌向那个渡劫的人。
“你,要死了。”冥土中有一个人看着陆水,艰难的开口。
陆水微微一笑表示礼貌。
他没有开口,因为没有必要开口了。
天劫来了。
现在等待天劫就好。
至于微笑,那个人也看不到。
他穿着黑袍。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带着毁灭气息的雷霆,终于落到了陆水的上方。
只有一步之遥。
所有人都是看着。
二长老看着陆水,她感觉很不对劲,但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不过很快她就能知道答案了。
历千尺跟禾雨叶也是看着。
他们想看看这个人到底会死于天劫之下,还是在天劫之下挣扎求生。
真武真灵也有些紧张,哪怕他们知道天劫不会攻击他们少爷,可是这恐怖的天劫,看到就让人害怕。
再自信他们也会紧张,会担心。
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不用担心了。
因为天劫落到了陆水身上了。
“这,怎么可能?”二长老看到天劫落到陆水身上的瞬间整个人愣住了。
她睁大了眼睛,难以遏制住自己情绪。
“不可能的。”
二长老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这超出了她对天劫的认知,超出了修真界该有的常识。
“不,不会吧?不可能吧?开玩笑吧?
他是什么怪物?”历千尺看着自己望见的一幕,根本无法理解。
“这,这就是他的自信吗?
他怎么做到的?
整个修真界都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种地步吧?”禾雨叶也有些失神。
她感觉看到了自己有生以来最荒谬的一件事。
而最为无法理解的,是冥土那些人。
他们看着陆水,看着眼前的一切,无法置信。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这可是天劫,是天劫啊。”
“为什么会这样?”
冥土的一个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已经不是他们知道的天劫的,他们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无止境的幻境中。
冥土日旭看着陆水,眼中布满了惊恐。
他看到了什么?
他以为天劫落到这个人身上会攻击这个人。
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他看到天劫落在这个人身上,成为了这个人的护甲,加持在这个人身上,没有带来丝毫的伤害,仿佛在为这人披上战甲。
而更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在这个人身后,同样有雷霆落下。
而这次雷霆没有入海,而是直接在海面上开始交织成型。
一张让他们看了都要跪下的王座出现在了那个人身后。
仿佛在请这个人坐下。
天,天劫在为这个人类,鞍前马后。
不可能,不可能啊。
这根本不是他们认知的天劫。
然而后续的事更让这些人无法理解,难以置信。
如同天方夜谭。
他们所有人,包括外面围观的人。
没有一个人敢想这种事。
无尽的雷霆替代海域,这些雷霆以陆水为界限,开始在他身后汇聚。
海域变成了雷霆领域。
而在这雷霆中,有无数的雷霆怪兽潜伏在雷域之下,它们安静的待着仿佛在等待命令。
但是一直巨大无比的雷霆怪兽,出现在了陆水下方,它缓缓的上浮,将陆水跟王座一点点抬起。
当抬到相对的高度后,那雷霆怪兽就停止了上浮。
此时天空的雷霆已经停止落下。
剩下的只有最后一波雷霆。
这些雷霆开始在空中交织成型,很快天空中出现了雷霆之龙,一声龙吟震动四方。
这条龙落在陆水边上匍匐在地。
随后一声鸟鸣传出,雷霆交织的朱雀冲出无尽雷霆,而后落在龙的身边,同样低身。
吼!
一声虎啸惊天地,一只雷霆之虎从雷霆中冲出。
随后落在陆水另一边,接着臣服在陆水身边。
嗥!
————
又是一道声响,这次从雷霆中冲出的是一只玄武。
福要双至 归晔
它以极快的速度落在雷霆之虎的身边。
四象圣兽齐位。
无尽的雷霆落在后方雷霆面上,一瞬间交织出了无数雷霆将士,他们安静的站在后面,等所有人到齐之后。
所有的雷霆将士,恭敬低头。
他们所朝向的正是陆水所在的王位。
千军万马立于陆水身后,听从号令。
这就是陆水的天劫,为他而战的天劫。
等天劫不再有动作后,陆水屈身坐在了雷霆王座之上。
他靠在高椅上,单手托腮看着前方的冥土一众,随即传出了震动天地的声音。
这声音带着天威,带着毁灭性的味道:
“这里是我的领域。
谁反对?”
声音落下,没有人言语,没有人开口。
因为在陆水开口之后,天劫大军同样望向了冥土所有人。
这可怕的压力,压的他们一时间无法思考。
这是天劫?
天劫臣服在了这个人脚下?
怎么会呢?
没有人知道如何判定这是什么请况。
但是他们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天尸符魔
他凌驾于天劫。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冥土日旭抬头看着陆水,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几个字。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从未见过?”陆水的声音传了出去。
何止从未见过,这简直颠覆了整个修真界。
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事。
“你,你真的是人吗?”冥土日旭看着陆水问道。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这真的是人吗?
他们总算知道对方为什么那么自信,为什么一个四阶可以在他们面前不受影响。
也知道为什么他会说打开天劫的正确方式。
浅梦回忆 天龙123
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寻常之人。
他甚至不是人。
陆水看着冥土日旭,轻声开口:
“你们对力量认知有限罢了。”
认知有限?
冥土日旭一声惨笑,这是有限吗?
这根本就是超脱了人的认知。
“还有问题吗?”陆水看着冥土所有人问道。
冥土日旭知道,他们要止步于此了。
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
五阶又如何?
四阶又怎样?
他根本不在他们的认知中。
这个人超脱了修真界的认知,甚至超脱了这个世界的认知。
他相信,古往今来,绝对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越这个可怕的存在。
他的存在简直就是作弊。
他们拿什么对付?
冥土所有人的眼中都已经失去了光彩。
对世界的认知被打破了,可怕占据了一切。
但是他们还是有一个问题。
“你,你到底是谁?”
“死前,至少让我们知道。”
能知道这种可怕的存在是谁,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慰藉。
二长老看着到这一切,也在期待着,期待这个人说出名讳。
这个人绝对要注意。
他的存在太特殊了。
她从未想过这个世上会有这种人。
从未理解过这种人的存在。
简直如同梦幻。
“是谁呢?到底会是谁呢?”
二长老看着那可怕的存在,等待着。
历千尺跟禾雨叶也是期待着。
“只要让我知道他是谁,我这辈子都给他让路,我哪怕是食屎,都不会去得罪他。”历千尺喃喃自语。
这可怕的认知冲击着他,他感觉自己都不清醒。
禾雨叶十指紧扣放在身前: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在秘鉴上。”
真武真灵也是看着,他们听不到冥土人的声音,但是可以听到他们少爷的声音。
这就是他们少爷渡劫的姿态,看一次都能震撼一次。
鲲在水里蠢蠢欲动,它觉得它也能托着主人。
那个位置给它就好了。
…..
陆水看着冥土的人,对方在问他是谁?
“我吗?”陆水的声音传了出去。
这时候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哪怕是那些眼中失去光彩的冥土众人,也是如此。
仿佛知道对方的名字,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陆水停顿了一会,他们就这样看着陆水。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属于陆水空灵浩大的声音随之响起:
“本座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轰!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在二长老脑海中响起。
“流火?居然是流火?”
她有些难以置信。
流火啊,这个人是流火啊。
他们陆家的。
“原来他特殊到这种地步吗?”
二长老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让她相信不了。
从小打到让人操心的家伙,居然是这等恐怖的存在?
花都醫生 我是大雲
而更无法置信的是历千尺。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他直接跪在了海面上。
“流,流火?”历千尺不敢置信,这个人居然是流火。
他们的少宗主?
假的少宗主。
最重要的是,他把流火送上了秘鉴。
与这个人为敌?
历千尺颤抖着手,拿出了盘子拿出了刀叉,随后摆了个黑色的东西放在盘子上。
他想切一块下来吃的,可是颤抖的手根本不听使唤。
他就想吃个特制山楂压压惊。
一边的禾雨叶同样瘫倒在地。
“为什么怕什么就来什么?”
……
冥土的一个个听到了流火的声音,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
陆水看着这些人站了起来,道:
“我换个说法吧。”
冥土那些人看着陆水,不明白什么意思。
此时的陆水抬起手:
“我是流火,亦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水一手挥下。
轰隆!!!
四象圣兽仰天长啸直接冲出,千军万马随之而动,海域被替代的雷霆领域中,无数雷霆怪兽齐齐涌动。
雷霆之声覆盖了一切,隔绝了一切。
这时候陆水才又一次开口,他的声音只传到了冥土所有人的耳中:
“我是流火,亦是你们要找的陆家少爷,陆水。”
嗡的一声。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如同炸开了一般。
陆,陆水?
这个人是陆水?
怎么会这样?
这种人要怎么杀?
所有人都绝望了,他们无法置信,甚至感觉自己多么愚蠢,这种已经超越认知的存在,杀的死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冥土日旭突然笑了。
哈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冥土有了复兴的可能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真正能颠覆三大势力的,不是陆家第二个孩子,而是他们眼前的陆水。
就是他们要杀的陆水。
没有人知道这个,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已经诞生。
难怪对方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如果不是这种超越认知的人,如何颠覆三大势力?
这一刻他的意念传递到了冥土所有人脑海中。
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
原来就是这个人。
“能死在阁下手中,是我们的荣幸。”
“我们所作所为,均是一意孤行,请阁下明鉴。”
“请阁下明鉴。”
这一刻冥土所有人单膝跪在陆水跟前。
他们不怕死,为了冥土复兴,他们心甘情愿赴死。
他们所作所为,不可能得到对方原谅,也不可能去祈求原谅。
奢求太多是愚蠢的行为,能做的只有这些。
陆水看着那些人一指按下:
“如你们所愿。”
在陆水手指按下的瞬间,天劫发动了强大的攻击,不过一瞬间的时间。
冥土所有人处于雷霆之中,四象圣兽穿透了所有人。
顷刻间烟消云散。
恐怖遊戲世界 紫宸穹鈞
无人存活。
而随着这些人消失的,还有无尽雷霆。
陆水一击过后,天劫也开始退去。
天空劫云缓缓散去。
不过散的时候,又转了几圈,仿佛在跟陆水告别。
今天又是圆满的一天。
没有劫难。
天劫消失了,陆水也从空中落下。
只是还没等他落下,他又被托住了。
是鲲。
在天劫散去的瞬间,鲲就带着真武真灵游了过来。
不过是瞬间,就完美的顶掉了天劫的位置。
鲲表示很开心,它还顺便摆了摆尾巴。
真武真灵立即来到陆水身后。
对于鲲的举动,他们能理解,而且能第一时间接到他们少爷还是很好的。
只是差点没能站稳。
真武真灵本打算开口,陆水却摆了摆手,道:
“走吧。”
说着陆水就看了看之前目光所在的位置,已经晋升五阶的他应该是可以看到的。
可是望过去却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离开了。
随后陆水又望了历千尺那边一眼。
没见过,不过也无所谓了。
随后鲲就带着陆水他们离开了原地,在这里浪费了不少时间。
还要赶回去。
禾雨叶看着历千尺道:
“你不是要抓鲲吗?
去吧。”
历千尺:“……”
禾雨叶算明白了,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骗吃骗喝。
骗了一辈子也吃不完的点心。
而在另一边,名与重跟木冉怔怔的看着前方,他们感觉自己刚刚看到了幻觉,肯定是幻觉。
天劫怎么会听人的话,人怎么可能凌驾于天劫之上?
從壹拳開始當英雄 逍遙九爺
“刚刚我肯定是陷入了幻境中。
真是一个可怕的幻境,你有没有陷入?”名与重问边上的木冉。
木冉重重的点头:
“有,对方的幻术真是神出神入化,我觉得他可能九阶了。”
名与重带着笑脸道:
“是啊,修真界能人无数,就喜欢冲击我们心中的认知,颠覆我们的世界观。”
木冉非常赞同名与重说道,也是笑道:
撿來高工要不要 明霧語
“我就遇见过这种情况,但是这次幻境太离谱了,天劫怎么可能会匍匐在人下。
什么隐天宗少宗主,假的要死。”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笑了笑,表示刚刚的幻境不过如此。
只是很快,名与重就哭着脸道:
“我要回冥土了,我先走了。”
“我,我也打算先在冥土闯荡一番,再试着从现世回去。”木冉也立即道。
不敢了,不敢留在这里了。
太恐怖了。
他们长这么大,还没有遇见过这么恐怖的事。
这一刻名与重觉得还是在冥土延续他无敌的传奇吧。
杀痕殿主可怕,可也没有这里这么可怕啊。
木冉也终于明白王女姬寻为什么会败了,修真界根本不是她认知的那样。
这里完全超越了她对修真的理解。
王女来到现世最后败了输了。
她自认完全比不上王女姬寻。
来修真界能不能捡回一条命都两说。
可冥土跟净土一样,没有那么夸张。
所以先待在冥土吧。
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