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50、站在道德高地上鑒賞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林淳站起身道,“父王,这口气就这么咽下去了吗?
孩儿不服!”
庆王瞪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你太废物!
要不然本王如何会如此丢脸!”
“……”
林淳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与他有何相干?
什么叫他废物?
难道不是因为你太废物?
同样是藩王,你这个庆王,怎么就叫和王给摁住了呢?
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到底是谁丢脸!
心里再是不满,他也没有胆量说出来。
“哼。”
庆王正还要说什么,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王府管家嘭嗵一声,直接推开大门,连爬带跑进来道,“王爷,不好了!
王爷,大事不好了!”
“本王好好的呢!”
庆王呵斥道,“什么事?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王爷,”
管家上气不接下气道,“来了…..来了…..”
“什么来了?”
庆王大骂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王爷何必动怒,”
在十几名官兵好手的簇拥下,刘柏先背着手迈着八字官步走了进来,“气大伤身,王爷这么大年龄了,何必呢?”
他决然想不到自己会有在庆王面前扬眉吐气的一天,比上午的时候还要惬意。
“姓刘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有什么资格在我父王面前说话!”
林淳跳出来,手还刚伸出来,还没碰到刘柏先的鼻子,就被马颉给拦了下来。
马颉拍下他的手,笑着道,“世子不必动气,我等并无恶意。”
“马颉……”
林淳气的嘴角都扭曲了。
放在以往,马颉在自己面前只配跪在地上做狗,哪里敢到近前这样拍自己!
刘柏先看了一眼胸脯一起一伏的庆王,笑着道,“庆王爷,在下得到消息,叛军再次从永安返回,极有可能折返庆元城。
为了王爷的安危,还是早做打算,下官决定把王爷送到安全的地方。”
林淳气呼呼的道,“胡说八道!
叛军明明已经北上,眼看就要到吴州了,怎么可能会突然折返!
你这种话只能哄骗无知小儿。”
刘柏先笑着道,“叛军的心思我等哪里能猜的透,王爷千金之躯,还是不要轻涉险地的好,王爷还是跟下官走吧。”
“跟你走?
去哪里?”
庆王怒极反笑,“刘柏先,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嘛!”
“王爷,”
刘柏先面无惧色道,“还是不要让下官为难的好,为了王爷的安危,下官只能出此下策了,来人,送王爷上马车!”
“是!”
官兵得令,一时间直接朝着庆王府众人涌了过去,庆王父子跳脚,女眷尖叫。
一时间狭小的客栈里鸡飞狗跳。
“刘柏先!
你怎么敢!”
被架在半空中的庆王披头散发,一时间形象全无,“本王一定要抄你全家!”
声音越来越远。
刘柏先冷哼一声,直接坐在客栈里,拿起桌子上的一壶器,倒了两杯酒,对着马颉道,“师爷,请!”
“谢大人!”
马颉捧起酒杯,轻抿一口,陶醉的道,“好酒!
果然是好酒!
如果属下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川州竹叶青!”
“不错,正是竹叶青,”
刘柏先摇头晃脑感慨道,“老夫虽然不是什么清流,可也未曾天天喝这等好酒啊,这庆王逃难还能奢靡至此,实在是想不到啊。”
马颉左右瞧瞧,见四下无人,忍不住低声道,“大人,这三和人要发兵永安,这是疯了,我等难道也要一条道走到黑?”
刘柏先叹气道,“晚了……”
马颉不解道,“大人的意思是?”
刘柏先道,“卞京日间已经说了,让我二人明日启程,送庆王去白云城的同时,我等也得带着家眷去学习。
说什么三和飞律法不同于别处,要认真学习一番,才能够格。”
“笑话了,大人进士出身,才高八斗,博闻强识,还要学什么?”
马颉苦着脸道,“大人,你同意了?”
刘柏先无奈道,“本官还能说不同意吗?”
“好像不能…..”
马颉愁眉不展道,“如果这家人都送过去了,我等便没有退路了。”

他二人毕竟不是乌林,名满天下,和王爷要考虑一下天下士林的反应,他二人不行,真惹恼和王爷,说不定真要死全家的。
“退路?”
刘柏先冷哼道,“为什么要找退路?
我等亦可一往无前,找这登天之阶。”
马颉道,“大人,属下愚笨,你还是直接说了吧。”
刘柏先道,“开始的时候,韦一山说要占据永安,我只以为是异想天开,但是这么一会我回想过来,和王爷能一举占据五州之地,绝不是侥幸。
最重要的是,三和人让阿育人无法踏出十万大山半步,这份实力不可小觑。
如果真的能拿下永安,天下大半财源落入其囊,瓜分鼎峙倒不是不可能。
到时候,你我二人水涨船高,钟鸣鼎列,极福终其身,何其快哉。”
“大人,”
马颉小心翼翼的道,“这凡是都有个先来后到,不一定有我等机会啊。”
“哼,你懂什么?”
刘柏先再次抿了一口酒,“和王爷根基浅薄,无人可用,要不然怎么可能让一个女子出任什么总捕头?
这不是胡闹嘛。”
“大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马颉陪笑道,“如果真有人可用,就不用靠着卞京这样的老头子顶起大梁,而且这南州领兵的纪卓,据说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说来确实是我等的机缘。”
“正是如此,”
刘柏先点点头道,“我等先去白云城也好,起码可用伺机观察一番。”
马颉笑着道,“大人英明。”
“来,别光顾着喝酒,也吃俩菜,”
刘柏先一边吃一边道,“不然真是浪费了哟,人生得意须纵欢,莫管他人瓦上霜……”
“…….”
马颉明明感觉到哪里不对,但是想到这位大人喝醉了,也就没再去纠正。
晋王和雍王起兵,天下哗然。
连林逸都有点吃惊,他只想到他们会起兵,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道,“说说吧,畅所欲言,咱们该怎么办?”
善琦拱手道,“王爷,卞先生已经传信与沈大人,整顿军马,只等王爷一声令下,直入楚州、永安。
蒋侃也已带水师,正准备进入永安。
下官已经筹措粮食,随时可由水路两路进行补给。”
林逸叹气道,“你们会不会太着急了一些?
这雍王、晋王可是我亲兄弟啊,本王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善琦大声道,“王爷放心,这檄文是谢赞大人亲手写的,谢大人乃是天下词章大家,对雍王、晋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好,”
林逸赞叹道,“一定要保证本王站在这道德高低上,不然师出无名,本王很没脸面的。”
“王爷英明!”
一众人跪下,异口同声的道。
林逸道,“那就吩咐下去,本王要在中秋月明的时候去武林城赏花赏月赏秋香。”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江南温柔乡,只顾英雄冢,他居然还有点怕呢。
他生怕在那里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是!”
众人再次异口同声应下。
三和沸腾的景象,是以往从来都没有过的。
永安——江南!
足球之梦里疯狂 越越
天下最富饶的地方!
都城——安康城!
天下最有权势的地方!
他们以往称三和人为“蛮夷”。
三和人心里憋着一口气,要把他们全部踩在脚下。
发狠要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蛮夷”!
每个人都卯着一股劲,准备到北方发泄出来。
这一次三和大军出征,水路并进。
一袋又一袋的粮食靠着马车、大船往北行去。
出去的越多,供应商们的银钱越是紧张。
但是,他们依然咬牙在坚持,只要赢了这一仗,一本万利全回来了!
至于输?
穿越1862 汉风雄烈
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
他们甚至还幻想过,和王爷不要干涉他们行事,一家供应商攻下一座城,到时候就真的发大财了!
刘柏先与马颉领着送庆王一家往南去,一路看到络绎不绝的民夫队伍,震惊不已。
及至又看到黔人的象兵,小山似得往北移动,又吓得面如土色。
看着战意昂扬的一队又一队的队伍,他们发现,他们终究还是低估了三和!
等黔人过去后,刘柏先对着这次护卫他们到白云城的统领刘阚道,“刘统领,这是象兵?”
刘阚笑着道,“刘大人果然见识广博,在下佩服。”
刘柏先道,“一直只闻其名,如今见了果然不同凡响。”
路过的队伍中,不时的有人朝着刘阚打招呼,刘阚一一拱手回应。
半途的时候,遇到了他祖父刘绊子。
刘绊子光着膀子,叼着烟袋,先是看了看刘阚,再看看刘柏先,笑着道,“回去就多呆些日子,省的你阿娘和祖母操心。”
“是。”
刘阚与祖父告别后,再次翻身上马,带着队伍往白云城方向去。
一路疾驰,终于在十天后终于站在了白云山山,居高临下,看着西江两岸星罗棋布的房舍,
刘阚高兴地道,“刘大人,咱们到了。”
“白云城居然没有城墙。”
这是姜毅看到白云城后的第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