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章 羊屍分享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小伙子……先生……好,先生,先生我给您说说,说说村子里的情况……先生你还再吃点吗,我再让老婆子再炒些菜过来,您一边吃,我一边给您说说村子里的事情……”
再顿了下动作,老农赶紧出声应道,又再慌忙问道。
“不用了,已经足够了,老人家接着说吧。”
看了眼肩上肚子已经圆滚滚还盯着桌上几个盘子,眼馋着的小白鼠,廉歌转过视线,看向老农,摇了摇头,出声说了句。
“……那成……有些事情,先生你应该来得时候已经听到过有村子里人在讲……就在几天前的时候,村子里突然就不对劲起来,开始出些邪门的事情……”
老农点了点头,应了声,赶紧接着说了起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青春腐朽 枭逝雪
旁边,老太太看着,站起身,朝着旁边饮水机旁走了过去,倒着茶水。
“……几天前,早上的时候,我和老婆子刚起床,她去忙活着准备早饭,我就说拿着扫帚去把院子里给扫扫,刚把门打开,就看到村子里有人慌慌忙忙朝着我屋子这边跑了过来,是村子里,徐家屋里的人,说是屋里出事情了,羊死了,让我赶紧过去看看。”
“……那会儿,我还没搞懂什么事情,看徐家屋里的人着急,就跟老婆子招呼了声,就过去了。”
老农停顿了下,接着说了起来。
旁边,老太太接着两杯茶水,重新走了回来,也没出声打断,先是将杯茶水放到了廉歌身前桌上,再将另一杯放到了老人身前,在一旁重新坐了下来。
“……到了徐家屋里,就看到徐家屋里的人都已经起来,就站在屋门外,旁边几户人家的,也围在院子里,看到我到了,就赶紧说让我去羊圈里看看。”
老农接着说着,
“……我看他们脸色,模样都不怎么对,就赶紧过去徐家屋后面的羊圈里看了看,就看到羊圈里那只羊,就那么蜷着,倒在那稻草上,浑身都干瘪瘪着,还睁着眼珠子,就像是在直勾勾着看着进了羊圈的人,脖子上还有两个深深的孔,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浑身一点血都没了,看得直让人发毛……
……开始还有人说,是不是什么狗啊,山上的什么畜生闯进了圈里,把羊给咬死了,可是想想就觉得不对劲,哪有什么畜生,把羊咬死了也不吃,就把羊血给喝干净了,把那羊给吸得浑身都干瘪瘪……”
“那羊死得邪门,看得人都发毛……村子里都觉得邪乎的厉害,弄得村子里人都有些人心惶惶,特别是屋里也有羊的,也害怕……害怕招惹上什么……邪祟,不干净的东西……当天下午的时候,就去隔壁村子里,一个平日里就操持红白喜事的师傅过来,帮忙看看……结果那师傅看到了,也吓得不行……什么都没说,就慌慌忙忙就走了……”
“……然后就又过一晚上,安生了一晚上,村子里,陈家屋里又出事情了,也是羊,跟徐家屋里一模一样,羊就死在圈里,肉啊皮啊都还在,就是浑身都干瘪瘪的,脖子上有两个孔,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得……”
“……然后,从那过后,每隔个一两天,村子里养羊的人家里,总是有人屋里出事情……那羊都死的邪门……请了不少师傅过来,都没起作用……”
“……村子里养了羊的人家屋里都害怕,不少屋里都想着想把羊拿去卖了……免得招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只是羊遭殃还好,就怕……就怕哪天轮到人身上来……这事情实在是邪门……整个村里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
“……先生,你看……”
说着话,老农再看向了廉歌。
“老人家能带我去看看那死了羊的地方吗?”
廉歌端起身前桌上的茶水,喝了口,放下纸杯,再出声说了句,
楊志 遠
“……好,好……先生,我这就带你过去。”
老农赶紧着站起了身,领着路,朝着屋外走了去,旁边,老太太也跟着站起身。
廉歌起身,看了眼老农,也没多说什么,挪开脚,同老农往屋外走着。
……
“……先生,这边,”
老农领着路,在廉歌身侧走着,招呼着。
廉歌挪着脚,同老农走着,沿着村道,往着村子另一侧走去。
“……老程家屋里昨晚上死了头羊,还没敢收拾,怕招惹上什么东西……还在羊圈里,先生我带你去老程家屋里看看吧。”
老农一边领着路,一边说着。
……
“……先生,就是这儿了。”
沿着村道,老农领着路,廉歌同老农走着,再走了阵,
在户人家院子前停了下来。
院子边,挨着另一户人家院子这侧,正站着几个村里人,各自说着话,不时有人转过视线,朝着那院子后的屋子张望眼,又再转回头,
“……村长……村长……”
看到老农,几个村里人相继招呼着。
老农点了点头,再看向几人中个老太太,出声再说道,
“……请了个师傅过来看看,程家媳妇你给带下路。”
那程家老太太闻声,转过视线,望了望老农旁侧的廉歌,打量了打量,有些疑惑,却没说什么,
只是天涯共此时
“……好,村长……师傅,这边,我家羊圈在屋后面。”
领着路,程家老太太朝着院子里后堂屋里走了进去。
“……先生,这边请。”
老农赶紧着,也招呼了声。
廉歌挪着脚,同老农,跟着那程家老太太,走进了堂屋里。
……
“……那就是羊圈了,那只羊还在那圈里……没敢去动……”
程家老太太带着路,廉歌和老农穿过那堂屋,走进这家后院,
这家后院里,靠着围墙另一侧,是几间后屋,后屋间,院墙上,还有道后门。
后门边,挨着旁侧院墙的间瓦屋里,砖砌着围着个羊圈。
程家老太太领着路,走到后院里,那羊圈门后,不禁停下脚步,望着那羊圈里,似乎有些发毛。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羊圈里,
羊圈里,铺着些稻草。
如老农说得一样,那只死了羊,就蜷缩着,侧倒稻草上,
浑身已经干瘪,似乎血液都已经被吸干,只剩下皮肉骨头,
朝上的那只眼睛还直勾勾瞪着,
脖子下,有两个孔,孔边的肉外翻着,沾着些已经干涸的血液,
地上铺着的稻草上,羊圈边上的墙上,还零星着,沾着些飞溅的血液。
整个羊圈里,都显得有些诡异,邪门,令人发毛。
“……昨晚上,还好好着,今天一早起来,就感觉哪不对劲,来圈里一看,就看到这样了……”
旁边,那程家老太太再垫着脚,朝着羊圈里望了望,有些发毛着,出声说着。